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|继续访问电脑版
返回列表 发新帖

第二百八十四章 夜宵!

[复制链接]

282

主题

282

帖子

922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22
2021-10-16 14:04:24 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百八十四章 夜宵!
“这才是我犹豫未出手的原因,不是我吹牛,我虽然没有跟鬼做过战,但也是身经百战之辈,这种低级错误我是不会犯的!”
听着王学斌的解释,九叔坐在那里,沉默良久。
“哎~靓仔,你们要的餐,烧鹅、牛腩、鱼丸、生蚝,一碗干饭,还有三碗面,五碗龟苓膏!”
伙计来了,端着一个大大的铁盘子,盘子上放着他们点的夜宵,香气扑鼻,色泽诱人,看得出,这个老板手艺不错。
“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,叉烧包!是老板送的,您各位可以尝尝,好吃再点!”
“呕~~~”
看见叉烧包的那一刻,对面竖着耳朵听王学斌与九叔聊天的三人,再也压抑不住胃里的呃逆感,一下子吐了出来!
“喂!你们搞咩啊!”
见到这一幕,伙计直接蒙了!
他也不是没见过装作吃坏肚子想要逃单的,但人家都是吃饱喝足在装病,像这样一口没动就吐的,还真是第一次见!
“嘶,我去”
王学斌自然清楚他们三个为什么吐,别说他们,就连自己都有点恶心。
要知道,刚刚战斗的时候,院子里弥漫的全都是叉烧包的香气银屑病的发病因素有哪些,此时一见包子,顿时想起厉鬼从肚子里掏肠子肺腑的场景,让他不由再次打了几个干呕。
“呃伙计,这里麻烦你收一下,再给我们换个干净地方,拜托了!”
王学斌抽出五百元纸币,塞到伙计手里,屏着呼吸,小声的嘱咐道。
在钞能力的鞭策下,伙计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,丝毫不在乎这里浓郁的味道,对着几人笑着说道:
“放心,交给我!保证给你办妥!”
说着,伙计又招来一个同事,二人合力连桌子一同抬到一个干净的地方,又麻利的把椅子给众人摆好。
“几位慢用,有什么需要就叫我,随叫随到!”
“等等!”
听到王学斌的喊声,伙计立马顿住身形,转头期待的看着王学斌,讨好的笑道:
“老板,有什么需要?”
王学斌招了招手,指着桌上摆着的叉烧包说道:
“劳驾,这个,拿走,我们对这个东西比较敏感,见不得!”
伙计抱着叉烧包的笼屉,一脸莫名其妙的就走了,见过不喝酒的,见过不吃海鲜的,这不吃叉烧包的,他还真是第一次见!
“呼!先吃点东西,压压肚子吧!”
说是这么说,但除了王学斌与九叔,其他三人看着这堆东西,是一点胃口都没了。
“观澜,你还记得鬼魂灵魄之流是怎么形成的么?”
一碗车仔面,九叔吃的很快,吃完饭的九叔又想起刚刚王学斌的解释,抱着面汤,意有所指的考教起来。
吃饭比九叔更快的王学斌听到九叔的话,眉头一皱,放下了快乐水,若有所思的回答道:
“鬼魂之属,因执而怨,因怨而厉,因厉而害,祸及众生!”
听到王学斌的回答,九叔微微点了点头,放下汤碗,继续解释道:
“没错,所有的厉鬼,最初都是因为执着而成形的,因为有执着,才会有怨气,因为杀了人,才会有戾气。
所以说,执着是厉鬼诞生的先决条件!
因此,你要明白,鬼的话是不能信的。
凡是能成为鬼的,都是有执念未消的。
对于普通的治外伤型牛皮癣怎么治才好鬼来讲,执念就是支撑它们存在的根本,所以,只要鬼的执念未消维生素可以治疗牛皮癣吗,无论你神农百草膏能治牛皮癣吗说什么,它们都是不会改变目的的,能理解么?”
听到九叔的话,王学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紧接着,他有开口问道:
“那您之前劝服的意思是?”
九叔闻言不由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:
“劝服?这还是执念的问题。
有执念的鬼才会留恋人世间不肯转世投胎,但有的鬼在执念了结以后,会有想要转世投胎的意思,但因为戾气侵袭,不能投胎!
所谓劝服,其实就是看看这个厉鬼的执念有没有了结,肯不肯罢休!
如果肯罢休,那我们就做个法事,消弭它的戾气,送它前往地府等待转世。
但向今天这个厉鬼,它的执念已经蒙昧了它的灵智,别看它跟你有对话,那其实只是它为了杀人残余的本能而已!
为的就是抓住你心灵的弱点,引动你七情六欲,借此杀人。
对于这样的鬼,没有劝服的可能,多留一天都是对普通人的不负责,了解了么?”
“那该如何分辨鬼的执念有没有消散呢?”
九叔闻言微微摇头,沉声回答道:
“不用分辨,凡是动手的,全部都要女性牛皮癣跟普通的牛皮癣症状一样么灭杀掉,只有那些灵智清明,性情和缓的厉鬼可以考虑超度事宜!”
“喂,九叔啊,这样不会滥杀无辜么?”
一旁搅着云吞面,半口没吃的林sir听到九叔的话,连忙提出了自己的异议。
听到这话的九叔,不由白了林sir一眼,摇头无语说道:
“第一,凡是厉鬼,大都是杀过人的,没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!
第二,降妖抓鬼不是儿戏,激烈交锋时刻,一个晃神的时间,人就死了,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分辨?
再有,抓鬼不像抓贼,贼跑了可以在抓,鬼一旦跑了,再想制住它就难了。
所以,观澜”
说着,九叔又将头转向了王学斌,严肃的告诫道:
“想要治疗早期牛皮癣需要费用多少劝服厉鬼为它超度,可以随口问一句,但无论他的回答是什么,都要先制住它再谈别的,如若不然,就有可能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!”
看着九叔严肃的表情,王学斌恳切的点了点头。
“我会小心的!”
九叔这才露出笑容,轻声说道:
“记住就好,你学习能力强,还身兼多门传承,我不担心你的未来,唯独担心的就是你的心性。
善良,怜悯弱小是好事,但人善被人欺也是常事。
我们不能因噎废食,就此泯灭善良天性,但也不能一味地追求纯善,那不是善良,而是愚蠢!”
说到这里,九叔脸色有些涨红,激动的拍着桌子。
王学斌见此连忙端过一杯茶水,双手递给九叔,恭敬说道:
“九叔放心,您的教诲,我会一直铭记在心的!”
过了良久,九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看着恭谨的王学斌,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“那就好,我出来时间也不短了,明日帮你父母做完法事之后,就要回去了。
今后你有事不明白,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,可以随时再来找我!”
“九叔你”
还不等王学斌说完,九叔直接抬手打断,看着王学斌,笑着说道:
“不必劝我,两地离得又不远,你也可以随时来看我嘛!”
“好吧!”
看着九叔坚定的神情,王学斌知趣的没有在劝,依九叔的能耐,他要想出山,绝对用不着王学斌来扶持。
九叔有一手降妖抓鬼的本事,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?
他执意留在渔村,绝对有王学斌不知道的原因在,找不到这个因的话,说什么都没用。
“那好吧,那就麻烦九叔多费心了!”
九叔闻言微微一笑,端起王学斌刚刚递给他的茶杯,美滋滋的喝了一口,完全没有注意一旁陈法医那哀怨的眼神。
没辙,年近四十还能用纯阳血驱邪的人,你不能指望他能理解一个只见了几面的女人的心思。
没有嫌弃陈法医累赘,就已经是九叔的道德修养高了。
毕竟,像这样好奇心强,性格自我,还眼高手低的女人,对于男人来讲真的很累赘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友情链接
联系我们
帮助中心
网友中心
购买须知
支付方式
服务支持
资源下载
售后服务
定制流程
关注我们
官方微博
官方空间
官方微信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